知名不具

灣家、繁體、名字是毛皮
噗浪→ruoya2729
青黃|虹灰
葉藍|雙花
研黑|菅大
配對皆無雷。
不多產。

As tough as a tree

【雙花】Family 2

家庭私設、繁體、ICE無料公佈。

有葉藍注意。


  這日孫哲平跟葉修在YY上語音,想起葉修也有個差不多年紀的女兒,應該會有一樣的煩惱,於是他就順口提了最近小樂樂吵著綁頭這事。

  「這事問我也沒用,哥可是有個全職保姆呢,哪需要操心這些事。」

  「大神……」一旁適時傳來藍河無奈的聲音。

  「大什麼神!小藍,在家要叫老公。」葉修斥道,接著孫哲平這就聽到另一頭傳來一陣雜音,混著一句「葉修你羞不羞啊!」然後強行被切斷通話。

  孫哲平默了一下,思考著要不要直接打過去時通話又被接上了。

  「葉修?沒事吧?」

  「啊,我是藍河。」

  孫哲平愣了下問:「葉修呢?」

  藍河壓抑不住的笑聲從麥傳來:「他在洗碗呢,不洗沒飯吃。」

  或許是意識到話題已經跑離大半,藍河趕在孫哲平開口前又補了句:「聽說樂樂吵著要綁頭?」

  「你們家藍藍不會嗎?」

  「怎麼可能不會,把我折騰慘了。」藍河哈了聲,「張佳樂不會綁嗎?」

  孫哲平摸了摸鼻子,嘴角彎了個明顯的弧度:「會是會,可我想讓他多睡些。」

  「葉修如果有你一半貼心就好。」

  孫哲平跟藍河邊聊邊教,到葉修洗完碗,虐了幾十個職業圈的新人加老鳥,和老鳥及老老鳥在QQ上噴了三大頁的垃圾話後他們才切斷通話。

  「聊完了?」葉修笑瞇瞇的看著藍河,大手一撈就將對方拉至自己懷裡。

  「幹嘛呢,搞什麼肉麻?」藍河推了推葉修,發現沒辦法掙脫後只好捏了把他腰間被自己養出的軟肉洩恨。

  「某人不是說我連孫大大的一半貼心都沒有嗎?現在只好證明我比他貼心囉。」葉修持續笑著,手卻摸進對方的衣擺。

  畫面轉回孫哲平這邊。

  張佳樂回到家時覺得自己今天真的太累了,不然怎麼會出現幻覺?

  「樂樂,過來。」孫哲平坐在床沿,向張佳樂喚了聲。

  「啊?幹嘛?」張佳樂將外套掛好,轉身朝對方走去,一屁股坐在孫哲平前方一小塊被褥上。

  「幫你梳頭。」他將張佳樂經過一天奔波已經有些鬆掉的髮圈扯下,拿起梳子慢慢的將打結的地方梳開。

  張佳樂的頭髮跟孫樂樂的還是有些不同,因為是男的,張佳樂的頭髮摸起來沒有像孫樂樂一樣那麼細緻,但在男生中也算是柔軟的。張佳樂的頭髮透著一股水果味,甜甜的很好聞。

  孫哲平用著無限的耐心仔細的將所有打結的地方梳開,張佳樂不會喊疼,真的痛時只會縮了縮肩不說話,孫哲平察覺到這點將動作放柔速度放慢,反正他們也不趕時間。

  「大孫,其實我可以早起給樂樂綁的,真的。」張佳樂踢著腿囁嚅。

  孫哲平拿起髮圈輕巧的在後頭紥了個馬尾,「我不忍心。」然後在對方頭頂親了一口。

  張佳樂臉紅了。

  孫哲平環住對方,輕輕的開口:「你在戰隊做指導陪練,回到家已經很累了,還要看每個人的訓練情況,每天都忙到大半夜。」孫哲平的聲音迴盪在房裡,「若早上不讓你睡晚一些,你的黑眼圈大概會嚇死人吧。」

  張佳樂感動極了,掙扎的轉過身環住對方的脖頸一起往後躺去。

  「哭什麼呢,這麼委屈嗎?」孫哲平抹掉他眼角的淚花,笑的眼都瞇起來了。

  「這是感動!」張佳樂低頭靠上對方的胸膛,整顆頭在他身上亂蹭,孫哲平剛梳好的馬尾禁不起如此折騰很快就散掉了。

  「喂喂,頭髮亂了。」他拍了拍張佳樂的頭頂,示意對方停止。

  張佳樂蹭了蹭他的脖頸:「有什麼關係,以後早上你給我綁啊。」

  孫哲平寵溺的笑,「那有什麼問題。」


评论
热度(11)

© 知名不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