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灣家、繁體、名字是毛皮
噗浪→ruoya2729
青黃|虹灰
葉藍|雙花
研黑|菅大
配對皆無雷。
不多產。

As tough as a tree

狼與羊

*應該是雙花

*後期可能會有葉藍

*就只是個段子,有想看的劇情可以留下(作者無劇情腦

*不定期更

無底坑注意!!!!


張佳樂是動物保育員,這日他們來到森林旁紮營,同事葉修跑來他旁邊道:“聽說這兒有白狼呢、別被嚇壞了。”看似關心的言語卻配上難以忽略的嘲諷臉。
張佳樂倏地瞪了過去:“才不會。”
他們聽說這森林前幾日才發生盜獵,受傷的動物多不計數,更別說家破人亡的了。

張佳樂小心的撥著樹枝前進,一路上的血腥味使他皺起好看的眉頭。
艷陽穿過枝條在地上落成碎片,暑氣悶著他有些難受。
“操、早知道就不來探路。”
他是聽到葉修說這有白狼才猛然想起自從上頭決定要來這之後他每晚都會夢見一頭狼,白色的毛髮在腿邊被鮮血染成淡紅色。
他有幾次想抱住牠,卻又在動作時清醒。
一次又一次。

他停了下來,警戒的望著幾步外晃動的草叢。
一抹銀白抹上他的虹膜,他詫異的微睜眼眸,直到整片銀白出現在他面前。
那正是他夜夜夢見的白狼。

白狼顯然很警戒著他,低低的吼鳴富有警告的意味。
張佳樂退了幾步,原本想轉身就走,餘光卻瞄見腿上那道嫣紅。

“哎那個啥……”張佳樂看到傷痕腦袋就亂的不行,連怎麼表達善意都忘了。
他手忙腳亂的翻出側包的繃帶跟藥在白狼身前試圖表達善意,隨後又垂下肩膀想著世界上可能就他這個傻逼才會以為這樣動物就會懂。
白狼警戒的繞著他轉,好似下一秒就會撲上來。

窩操……
張佳樂覺得自己今天說不定會死在這裡,好吧,隨便。
張假樂試探的伸出沒拿著繃帶的手,白狼湊過來聞了聞……將臉放上他的手掌溫順的蹭了蹭。
張佳樂驚呆了。
還差點嚇尿了。

他從震驚裡回過神來,發現白狼身上充滿了深淺不一的傷痕。他蹙起眉頭,開始思考著自己包裡的繃帶和藥夠不夠。
“讓我包紮好嗎?”張佳樂揮了揮手上的繃帶引起白狼的注意,白狼瞧了眼,確定那東西沒什麼殺傷力後將受傷的前腿放在張佳樂前方。
張佳樂小心翼翼的將附近的毛髮先剪短,確定沒什麼東西卡在裡面後消毒擦藥固定,動作一氣呵成,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唷,包紮呢,慈母樂。”
聽見葉修的聲音張佳樂頭也不回就比了個中指。


究竟是從此就沒了還是TBC呢~

评论
热度(3)

© 知名不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