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灣家、繁體、名字是毛皮
噗浪→ruoya2729
青黃|虹灰
葉藍|雙花
研黑|菅大
配對皆無雷。
不多產。

As tough as a tree

【葉藍】七夕賀/一把傘

天空的星星被遮住了,細雨如絲地順著髮稍滴下,匯集成一道道水流猛獸似朝水溝蓋襲擊而去。
葉修追上了方才從家門走出來的人,說起來那人也衰,才剛走就下雨了。
「藍!」葉修叼著被雨溽熄的煙,雨打在他的眼睫上,每眨一次就滴下一滴。
他的臉濕得很,鬢髮全黏在臉側,貼身的單薄襯衫無言表示著這場雨的大小。
許博遠回過頭來,整張臉在路燈的映照下被模糊了大半,唯有那雙眼睛仍閃著點點碎光。
他瞧見了葉修,眉毛皺了起來。
「你追出來幹嘛?還沒帶傘?」他邊說邊往葉修那兒走,在距離還有幾步時葉修手一抓就把對方抱進自己懷裡。
「幹啥呢?放手!」許博遠靠在葉修濕透的胸前,原本半濕的劉海這下濕的徹底了。
葉修將腦袋擱在他的肩膀上,過了半晌才緩緩嘆了口氣。
「我是真的想幫你撐傘的。」
許博遠啊了聲表示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
「我是真的想幫你撐傘的,只可惜你走太快了。」
許博遠想了想,才恍然想起當他在門口說再見時葉修叫他等一下,但顧及到公交車的時間他就直接下樓了。
「……抱歉。」他輕聲道了個歉,回應他的卻是葉修的噴嚏聲。
「那葉修、傘呢?」
葉修鬆開他挺起身子,臉色驕傲,「這不是掛在我手上……咦?傘呢?」
許博遠滿臉黑線的看著他空無一物的左手。
葉修找了半天最後哎呀的拍了自己的頭一臉懊惱。
「急著追你,就把傘丟門口了。」
許博遠愣了愣,嘴角彎起一個弧度,最後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你就急著追我,連傘都不撐啊?」他有點心疼的撫上葉修的臉頰,葉修毫不遲疑的將手又蓋了上去。
「這不是怕你淋雨生病麼?」
許博遠看向又打了個噴嚏的葉修。
「你感冒還差不多!走了。」
「去哪兒?」
「回你家啊說什麼廢話,再不回去等等感冒的就是你了。」
葉修笑了,牽起許博遠的手往家裡飛奔而去。

而雨,不知何時才會停。

/
好久沒寫葉藍了(躺地)七夕快樂!!!

评论
热度(20)

© 知名不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