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灣家、繁體、名字是毛皮
噗浪→ruoya2729
青黃|虹灰
葉藍|雙花
研黑|菅大
配對皆無雷。
不多產。

As tough as a tree

【葉藍】存在於旋律的……

※看完藍藍的MARCH有點手癢,也很感謝他願意跟我一起腦洞!
雖然上次說考完試才要回來的但還是……忍不住><(沒志氣
幾天沒回來就幾天沒寫東西了、文筆大概是新生兒程度別計較嗚嗚
&也是樂團設定但會跟MARCH不太一樣><


注意:此篇為獨立創作篇,和MARCH沒有直接關係。

/

他是被一陣低沉的黑管聲吸引住腳步的。
許博遠抱著一大疊樂譜站在音樂大樓旁,他瞇起眼想看清一大片櫻花林中隱藏的身子,卻只見著對方因投入而搖晃的影。
這個人的功力在院裡一定數一數二,音色的柔度和飽滿度恰到好處,音符在他的演奏下仿佛活了起來,正一跳一跳地在空氣中奔跑。
許博遠輕手輕腳地站在離對方最近的一棵櫻樹後,他閉上眼靠在樹幹上聆聽著,嘴角彎起一個好看的笑。

音樂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
當他深吸一口氣睜開眼時,一張放大的臉帶笑的停在他正前方。
他眨了眨眼,有些呆愣。
「好聽嗎?」那人將距離放大,晃了晃手上的黑管。
許博遠點了點頭,覺得對方長的非常面熟卻想不起是在哪邊見過。
他皺起眉頭努力回想的樣子讓對方嘴角的笑意又更大了些。
「……不好意思,你是?」他尷尬的問道。
對方終於笑了出來:「你不知道我是誰?我以為我挺有名的。」
挺有名?許博遠又往這方面想了想,終於想起之前大樓佈告欄上音樂會的海報就有他。
「葉修?」見對方承認他也鬆了口氣,而態度在下一秒也轉為崇拜。
「你在自主練習嗎?怎麼不去練習室呢?」據他所知院內好多人都有自己的一間練習室,就算沒有也會去外面租。更何況葉修這種人一開口應該是一堆人巴不得讓給他才對啊,怎麼現在卻在這練習呢?
葉修沒有回答,反而反問他,「為什麼要去練習室?有人規定練習一定要在練習室嗎?」
他當然知道練習室不管是環境隔音都比外頭好,但那邊對他而言卻像是一個牢籠,完全沒辦法輕鬆的吹奏。
「先不說這個了,你怎麼會來這?這可不是到其他大樓的捷徑。」
許博遠以為葉修是在趕他,忍不住道歉:「抱歉我是在大樓那聽到的,因為很棒所以就忍不住走過來。打擾你練習很不好意思我現在就走。」一句話被他說的坑坑巴巴又愈說愈小聲葉修簡直有聽沒有懂,但看許博遠一副被嚇到的樣子,傻子也知道是自己的口氣嚇到他了。
「我沒有趕你走的意思,如果你喜歡就繼續留下來聽。正好給我些意見。」
葉修說完便走到之前站的地方繼續吹奏,許博遠仍佇立在那棵櫻樹後方。
春風從林子深處捲了出來,一大片的櫻花瓣在空中旋轉飛舞像下了一場粉色的雪。
許博遠直勾勾地盯著葉修看。

好像有什麼就此改變了。

/
哦我的天,怎麼、這麼、難寫、啊…………
下篇文就明年啦不然我要斷手!斷手!!!

评论(2)
热度(18)

© 知名不具 | Powered by LOFTER